王毅
北京
恒大音乐市场部总监
评分: 9.4
响应率:
约聊人数: 20
  • 音乐版权圈地运动之后,留下了什么?

    2015年8月,国家版权局公布了各家音乐平台盗版音乐的下线情况:百度音乐下线了64.2万首,一听音乐60万首,多米40余万首,唱吧29.8万首,喜马拉雅2.8万首,阿里音乐2.6万首,腾讯2.37万首,考拉FM1.5万首,九酷音乐14.2万首,豆瓣8563首,酷我6089首,酷狗5088首,荔枝FM1288首,网易云音乐642首,音悦台319首,乐视178首。 随着2014年开始的“版权圈地”运动,以QQ音乐为首的综合音乐服务平台将音乐版权的价格迅速抬高,而一直在深耕于用户体验和产品迭代的云音乐,在版权方面发力较晚,在那段时间,陷入与各平台之间版权的纷争和纠纷中,尤其是微信对于非腾讯系音乐平台的“封杀”,让这个以个性化歌单、用户分享、音乐社群为特性的音乐APP发展遭遇瓶颈。 在这个话题中,我将从以下两方面与你分享: 2C:从用户角度来看,音乐版权圈地运动造成了哪些影响? 2B:音乐圈地对音乐产品的内容买卖及运营会造成哪些影响?

    ¥200
  • 拒绝赔本赚吆喝,演出如何扭亏为盈?

    2016年,内地仅有27%左右的演出项目盈利,18%的演出公司实际营收平衡;2012-2017年,国内仅有不到20%的音乐节盈利,如今大批资本的进驻,也让演出市场从跟风生长逐渐过渡到品牌化经营,票务早已不是大型演出的单一主要收入来源,因而多渠道获取广告赞助、分销直播版权、推广衍生品销售才是增加营收的捷径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音乐行业从业者、演出商、独立音乐人容易遭遇: 举办大型演出危机预案不足; 无法有效传播和推广演出项目; 不了解演出的商业模式,招商能力缺乏; 我在我在音乐产业的流行音乐演出行业从业十余年,参与或操盘过上百场大型演唱会、音乐节、livehouse等现场演出,熟悉演出的整个流程,积累了丰富的一线经验和教训。目前正在尝试运营演出场馆端和销售端(票务),并且已经开始引来资本关注。 我愿意与你分享的内容包括: 举办一场大型演出的必备充分和必要条件; 大型演出的特别注意事项; 大型演出的商业模式和品牌化拓展; PS.在选择与我见面前,请把你的问题更具体化。毕竟一小时的谈话只能解决一个小问题。请把你的问题提前发给我,方便我做更精确的准备,提升见面效率。期待与你的见面。

    ¥300

行家自述

我是王毅,曾任恒大音乐市场总监,CMA音乐奖策划人、市场总监,自媒体一米观察创始人,音乐评论人。我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,与朴树,小柯同为校友,喜欢音乐、影视、旅游、体育,是一个乐于交友和交流的人。 我有10年泛娱乐从业经验,操盘近50场恒大星光音乐节大型演出,包括《我是歌手》、《中国最强音》、《直通春晚》等综艺节目策划、营销;负责大张伟、金志文、孙伯纶、薛之謙、王啸坤等艺人唱片整合行销,积极推动了恒大音乐朝数字音乐、综艺策划制作现场演出等新型音乐公司方向的迅速转型,并打造了《倍儿爽》、《夏洛特烦恼》等华语畅销金曲,成功推广和运营《直通春晚》《我是歌手》《中国最强音》《金钟奖》等热门电视综艺节目和电视版权,并带领恒大音乐成功的开拓了电影音乐市场,成功为电影《匆匆那年》《何以笙箫默》《夏洛特烦恼》打造和运营电影音乐,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专业电影音乐运营团队。 2015年开始,进入自媒体行业,独立运营行业自媒体“一米观察”,并成功加入Wemedia联盟,短短一年时间,使得“一米观察”成为娱乐和互联网行业自媒体的风向标,并成为优酷土豆、乐视、腾讯、光线等企业品牌和PR的合作伙伴。 2017年开始,进入短视频行业以及音乐短视频赛道,曾参与策划抖音“看见音乐计划”,参与音乐短视频平台的创立和融资,熟悉抖音快手等平台网红歌曲制造模式以及推荐逻辑。 希望我的经验能够帮到你。

用户评价

暂无评价

暂时没有评价哦

常见问题

  • 「在行」能帮我做什么?
    展开
  • 如何开始使用「在行」?
    展开
  • 行家值得信赖吗?
    展开
  • 约见有什么规范?
    展开
选择约聊话题
音乐版权圈地运动之后,留下了什么?
拒绝赔本赚吆喝,演出如何扭亏为盈?
选择约聊方式

推荐专题